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印痕

收藏生命中的点滴,将它留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父亲  

2017-06-18 22:23:29|  分类: 散淡心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今年父亲节没能回家,心怀歉疚。写一篇短文,算是给父亲的礼物——

父亲是一位木匠,远近闻名。不算很小的村子里,曾经有很多人跟父亲学过木匠,他的徒弟和徒孙,在村子里占了很大一部分。

模模糊糊的记忆中,我家院子里里里外外全是干木匠活的工具,和干木匠活的人。那时候的木匠活,都是手工完成,基本没有电器化。记得院子里放有好多条长长的凳子,凳子上放有木板,和刨子。凳子上下,满是那些刨子刨下来的薄薄的木片,卷成卷,很是好看。

更好看的,是那些干活人的手。无论是用刨子刨木头,还是用斧头一点点地砍,他们总是能恰到好处地将一块木板处理成自己想要的形状。看父亲干得轻松,我也曾经拿起过那些工具,试图想从木头上砍下一小块,可是却毫无效果。后来才知道,那些活其实并不容易干,有技巧,才叫木匠活。

最有技巧的,应该是雕刻家具上面的花纹吧。记得姐姐出嫁时,父亲亲自在那些桌子和橱柜的边缘雕刻出了许多好看的花纹。那些花纹,都需要一点一点地凿,一点一点地刻。仅是方桌上面的一条龙,就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够雕刻完成。现在想来,这些就是木匠精神吧。

父亲不仅木匠活做得好,其他活做得也好。若干年前,父亲已经七十多岁了,又和母亲一起,在家里盖起了几间西屋,一间用来当作厨房,一间用来收藏杂物。这几间屋子的上上下下,都是父亲一手搭建起来的,包括门窗、灶台,和放杂物的木架子。谁能想得到,这样干净清爽舒适的屋子,是两位老人自己的杰作呢。前几年,父亲又在院子东侧搭建了一个洗澡间,里面上下水管,包括放脸盆和洗刷用品的地方,都安排得紧致而合理,用上去十分方便。这一切,也全部来自父亲的设计和创造。而这时候的父亲,已经年过八十了。

父亲的身体极好。今天八十三岁的他,依然每天早起,要么到村庄后面转一圈,要么去菜园上看看。等母亲起床的时候,父亲往往早已摘了新鲜的蔬菜回来。这两三年,老人在我们的劝说下,才刚刚不种地。前几年,他不仅种着自家的地,还另外包了人家几亩,每年收成的粮食家里都放不下。这几年虽然不种地了,但老人却依然习惯于到田地里看看,庄稼长得什么样他全知道。菜园,也是自己开垦出来的。

父亲能干、手巧,在言语上却表现笨拙,从来不擅长与人交流。我们兄妹几个没有一人会花言巧语,这一点都随了父亲的性格:有什么说什么,从不会说假话空话和大话。

父亲性格内向,不善言谈,对母亲和我们却极好。印象中,他从来没有和母亲吵过架,也没有嫌弃过母亲什么。可以说,母亲一直是在父亲的呵护中生活着的。我们也是。父亲爱喝酒,每次在饭桌上都是边喝酒边教育我们。教育我们要好好学习,认真读书,做一个有学问的人;教育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要认真,等等。他的话很朴实,却也很耐听。我们兄妹几个,都是听着父亲的话长大的。

因为父亲不好言语,我们跟父亲的交流其实并不多。曾经有一段时间,我特别依恋母亲,却忽略了父亲,以为他并不关心我们。直到有一天,我送自己的女儿去上大学,跟家人聊起多次送她考试、上学的场景,我才蓦然想到父亲的身影。

在我求学的经历中,甚至在我工作的最初几年,每一次回家或离开家,都是父亲骑着他的大自行车,早早带着我去村庄南头坐车。那段路很长,父亲要骑车走二十多分钟。冬天,经常是天不亮,父亲就准备好了送我。无数个清晨,都是母亲准备好物品,父亲骑车带着我,将我送到乘车点。有时赶不上车,还要将我送到十几里外的镇驻地。

如今,父亲老了,我已人至中年。想想自己求学的那些年,父亲在背后默默的支持,和无声的关注,就有一种温暖在心底滋生。

父爱如山。我的山一样的父亲,是深爱我们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